伞下

他们有那么那么好

对方对自己而言,是怎样的位置呢?

蓝曦臣:“想让他为我正抹额。”
金光瑶:“想让他为我描朱砂。”

蓝曦臣,金光瑶:“大概是苦极累极时,想看一眼他抑或只是想一想他。”